一部微型讽刺小说?作者·即谋


? ? ? ? ? ? ? ? ? ? ? ? ? ? ? ? 租客

? ? ? ? 里其市,北京赛车开奖直播手机:一个奇怪的城市。哪里能赚到更多的钱,人们就想往哪挤,人越挤的地方人们就越想往更里面挤。

? ? ? ? Helen到这儿已经一个月了,年纪轻轻的她凭着自己精致玲珑的容貌、高挑的身材很快找到了一份收入不菲的工作。是在一家公司当模特。随即她就在市区最中心的公寓租了间房,一间二人房,暂时只有她一人居住。

? ? ? ? 一个月里,Helen渐渐发现,这座城市的人似乎很喜欢拼租,公司里就连经理都在拼租,这大概是人多地价贵的缘故吧。

? ? ? 不知从哪天起,这套二人公寓里出现了另外一个人。那是一个傍晚,Helen从公司回家,刚到门口发现门竟是半开着的!她立刻掏出了包里的袖珍左轮手枪,子弹倒是一直上着膛。她拉开门,嘎吱一声,她被吓得差点跳起来。探着头,窥测一番确定没有人之后飞也似地冲进了自己的房间。谢天谢地,名贵包包和化妆品都安然无恙地躺在柜子里。要知道,对于一个模特来说这些玩意儿可是她的生命啊!

? ? ? ? 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快速从楼道传了上来。不一会儿,一个衣着朴素的女子手里拿着一封信跑进了屋子里。可能是跑上来的缘故,她的额头渗着汗珠,几缕乱糟糟的头发就这么乱糟糟地贴在额头上,尽管五官倒还精致,可样子看起来还是狼狈极了。

? ? ? ? 她注意到Helen看着她:“嗨,我叫Helen,从波尔镇来的。”

? ? ? ? “嗨,你好,我叫Cris·Helen。”Helen漫不经心地答着。原来是个乡下妹子,怪不得穿得这么土气,Helen心想。

? ? ? ? 那乡下妹子瞥见Helen房间里摆的一个个衣架上的名牌衣服,皱着眉头说:“房间里不是有衣柜吗,为什么把衣服挂在衣架上呀?”

? ? ? ? Helen抬头看到女孩眼里透露出来的羡慕,心里得意极了:“这你就别管了。对了,我要是不在,你可不许打开我的衣柜。”

? ? ? ? 女孩尽管心存好奇,也只好点头。

? ? ? ? 第二天早上,Helen起床后梳妆打扮了半天,正准备出门却发现那女孩也已打扮妥当,似乎站在门口等她。“早上好,一起走吧。咱们一家公司哟。”

? ? ? ? Helen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这个乡下来的小姑娘竟也配进我们公司,公司招人的门槛这么低了吗?想着我以前可是挤破了头才被录用的呀。

? ? ? ? 尽管不情愿,可终究还是一道去了。一路上,Helen了解到这个女孩虽然跟她在同一公司,但部门不同。Helen接的单子可比她有分量多了。这点,从她们的穿着上也不难看出。但令Helen难以置信的是,这女孩也看上了Helen心中的男神,Richard!Richard可是全公司最红最帅的头号美男。Helen曾无数次幻想过依偎在他怀里,听他说着情话的画面。想来Helen对此毫不在意,自己对Richard暗送秋波也不少了,可还是一点动静没有,Richard总不至于看上这种野花吧?想到这,Helen自豪地微微昂起了她那又尖又翘的下巴。

? ? ? ? 到了公司,两人便走向各自的团队。Helen唯一一次再见到那女孩便是中午去制造跟Richard偶遇机会时,见到她正在跟Richard有说有笑。天哪!Helen从没见他对自己露出过那样明媚的笑容。“臭婊子!”Helen心里咒骂着,嘴唇上的唇膏被咬得粘到了洁白的牙齿上。攥着手里为他买的咖啡头也不回地走了。

? ? ? ? 下班回家,她心里还惦记着中午那档子事儿。到家发现那乡下姑娘正在忙活。将一个半米高,一米见方印着方便面logo的箱子搬到那姑娘自己的衣柜里。看到Helen看向她,她立刻用身体遮住了logo。再看她的床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奢侈品,其中有个包和她的一模一样。真是个不要脸只会勾搭男人的穷酸鬼!Helen鄙夷的看了她一眼。半夜,她听见“吸溜吸溜”的声音从隔壁传来,贴墙一听,原来是那女孩在吃方便面。Helen露出了得意的笑,像是得到了什么天大的奖励似的,心满意足地睡了。

? ? ? ? 第二天,似乎所有人都知道了Richard和那乡下姑娘之间微妙的关系,甚至成了茶余饭后人们闲聊的对象。Helen每次听到都会故意调高分贝:“她就是个不要脸的臭婊子,乡下来的土包子!”那姑娘也不知是没听到还是故作镇定,只管在Richard面前献娇献媚。

? ? ? ? 过了几天,办公室里有人说:“你们知道吗,那刚来的Helen自从跟Richard在一起后,接到的单子是越来越多,质量还高。再这样下去,我们这团队怕是要收到排弃啊。” Helen听到这又是一阵咬牙切齿,骂骂咧咧:“该死的女人!该死,该死!”

? ? ? ? 一段时间里,Helen能聊以慰藉的便是每晚那女孩偷偷躲在房间里吃方便面的声音给她带来的满足了。

? ? ? ? 约摸又过了一周。中午,那天公司休假,Helen正趴在阳台的躺椅上修指甲,忽然听到了公寓楼底传来的一男一女打情骂俏的声音,脑海中浮现出一张脸,那张她已恨极了的脸。她起身靠着窗,看到的正是Richard搂着那女孩亲吻!她心里又想起女孩早上出门前偷用她珍藏已久的限量版唇膏和前几天女孩企图偷偷打开她的衣柜还好被她及时发现这两件事。Helen心中的愤怒被彻底的激发了!她拿出包,翻出那把袖珍左轮手枪,决定给那女孩来个结果。这样再也没人跟她抢Richard了。

? ? ? ? 女孩拎着好些个袋子走进楼底的大门,显然那些都是Richard跟她一起逛街时买的。Helen想到这气的眉毛都歪了,还没修好的指甲在手上抠出了血。她实在等不及了,光着脚冲到了楼道中对着女孩当头就是一枪。

? ? ? ? 女孩没气得很快,也没有任何的挣扎,甚至都没有流血。Helen不慌不忙地将尸体拖进屋子里,关上门,找寻适合藏尸体的地方。可这女孩跟她一样都是个高挑身材,实在没什么地方能安置。突然,她想到了那个大箱子。Helen把尸体拖到女孩房间中,打开衣柜发现那个箱子里面的面仍有好多。没办法,只得取出方便面放到衣柜其他空的地方,将尸体塞进了箱子。

? ? ? ? 关上衣柜,Helen才发现自己的手上全是血,倒不是那女孩的,而且自己抠出来的,她想着去洗个澡顺便去去晦气。正当她取下耳环的时候,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对,那女孩身上的首饰都是她喜欢的款式!她连忙跑回去,将尸体提出来,全身搜了个遍,搜出了不少东西。她又看见衣架上的跟她同款的包,将里面的东西一股脑儿倒到床上。只见一封信也跟着掉了出来。

? ? ? ? 信还是未开封的,她打开一看:Helen,你已有一个多月未来我这复查和取药。我怕你的病情将会恶化,请你速来!署名是Edison医生。Edison医生?难道是那个全市最知名的心理医生?他怎么会写信给……

? ? ? ? 正想着,钥匙转动门锁的声音使Helen把目光集中到门那,穿过侧边窗户射进的阳光使她眯缝着眼。

? ? ? ? “嘎吱”一声,门开了。走进来的是一位同样年轻的女士,走了两步停下,正好挡住窗户透进的光,却又使Helen只看得出她的轮廓。一头长发披在肩上,天鹅般的脖颈上环着一圈镶钻的项链,挺翘的下巴高高昂起,手里挽着的包上镶满了宝石,婀娜的身姿在紧身连衣裙的包裹下展现出迷人的曲线。

? ? ? ? 似乎是察觉到了有人在注视着她,她不动声色的瞥了一眼Helen,说道:“嘿,我听房东说这间公寓还空了个房间,就叫我来看看,要喜欢的话就住下。现在看来,还不错。哦对了,我叫Helen。顺便问下,你没什么居住上的坏习惯吧?”

? ? ? ? “你好,Helen。我倒是没有什么坏毛病,就是请你别打开我的衣柜”,Helen直勾勾地盯着她说道,“还有,你也可以叫我Helen,Cris·Helen。”



欢迎大家发表对本人小说的看法或是对大家未理解的情节的设计初衷的提问